有一種愛情,叫做扣醬與剛君

一番可愛いのは誰-(Round-10)

Tu2:

KT向


F1車手51X寵物旅館老闆244




我沉迷在新鮮的光一小啾啾上無法自拔bbb


稍稍的稍稍的有進展了


或許




-------------------------------------------------------




迷迷糊糊之間光一總感覺到有雙手在摸著自己的頭,既溫柔又溫暖的手讓他心中踏實不少,身為一個職業賽車手,每次比賽都遊走在危險的邊緣,雖然現場專業人員不少…但誰也不能保證有什麼突發狀況出現。


曾經他就親眼看著隔壁賽道的車衝上草皮接著燃起了熊熊大火,也因此他特別告誡自己無論何時都必須以安全為優先考量,高超的技巧也是以這為前提磨練出來的。


畢竟命只有一條,沒了就什麼都沒了。


 


「嗯…Pan…?」


濕潤的觸感讓光一將手縮了回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居然睡了過去,Pan蹲在沙發旁發出了細微的嗚咽聲,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經完全亮了,趕忙從沙發上彈坐起身,連緩神的時間都沒有,然而等他到房間一看的時候那裡已經沒了人影。


疊得整整齊齊的棉被,以及特地撫平過後的床單,若非不是自己平常沒這個習慣,光一還以為昨天晚上的一切只是夢一場,就連那因意外以及另一次被錯認(成狗)的親吻也是。


 


但最重要的莫過於現在人已經不在這,甚至連自己睡著在沙發上的蠢樣大概也被看的一清二楚…光一摸著長出來的胡渣懊惱的想著。


而空氣中那鮮少會在家出現的香氣迫使他往餐桌走去,非常陌生的黑色陶鍋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在光一的記憶中或許買過…也可能只是廠商送的贈品之類的東西,打開蓋子裡面是還冒著熱氣的味噌湯,說明了剛也許才離開不久,也因此Pan才會如此躁動。


 


桌上留的一張紙條,用圓潤可愛的字體寫上簡單的道謝,右上方畫著一人兩狗,小健與泰山更是用尾巴擺出了個大大的愛心,看起來樸實又可愛。


 


「因為起床時看光一睡著了…怕打擾到你所以請管理員叫了計程車回去…真糟糕。」


讀著上面的字,光一這輩子可能是頭一遭如此悔恨,而一直以來都差不多快天亮才睡覺的他,昨晚也不知道為何迷迷糊糊的就失去了意識,還是在看著能使腎上腺素飆高的F1比賽時,實在是太不合理了。


最後還備註Pan已經吃過飯,晚上時再餵第二餐就好,至於味噌湯是答謝他將床讓給自己,還特別將字體加粗要他一定得喝掉。


喝,他當然喝。


就算眼前擺的是一整碗辣油他也會喝掉的。


 


而這碗味噌湯裡還放了他喜歡的菌菇,讓光一在喝完後嘴角掛著微笑而不自覺,直到準備刷牙洗臉的時候他站在鏡子前看著臉上的表情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雖然他還沒有明確的表態,但這副模樣要是下次見面讓剛看了肯定會穿幫…還不想這麼快就再次嚐到失戀的滋味,光一打開水龍頭嘩啦啦的大力往臉上潑著,他得謹記著,培養感情這件事情急不得…所謂欲速則不達,比賽也是同樣的道理。


 


只要剛現在對他沒有任何排斥抗拒的表現,就還有機會。


剛的牙刷放在台邊上,把手還有點濕濕的…光一嘴裡咬著自己的牙刷拿著那支拋棄式的傻楞楞呆看著,腦裡千迴百轉充斥著各種不可言說的思想,最後他吐掉嘴裡的泡沫甩了甩頭,只是將牙刷和自己的並排放進杯子裡滿足了小小的慾望,只是這樣而已就足夠讓他心滿意足了。


 


她的PAPA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開竅呢?


 


Pan站在門前晃著尾巴,小腦袋裡想的全都是那個臉圓圓長的很可愛的人,趁PAPA睡著的時候靜靜的摸著他的頭,半垂著的眼瞼裡充滿著溫柔的情感,只是當他看著小健泰山以及自己時又不太一樣,如果說這就是所謂人類的愛情…那PAPA實在未免太過膽小。


哼了哼鼻子,Pan決定躺回她的小輪胎上繼續睡覺,如果可以的話她多希望能跟小健以及泰山哥哥變成一家人吶。




-------------------------------------------------------------------


 


 午後雷陣雨似乎成了這兩天的定番,而這也正好成為了車隊技師測試雨胎性能的絕佳時機,雖然因大雨而使得練習賽道上視線不佳,但光一的秒數卻沒有因此而退後反而更加前進了0.3秒。


必須要讓自己在任何環境下都保持著最完美的狀態,尤其是對於2019年後可能再也不會舉辦的銀石賽道而言,也是一種尊敬。


從1987年開始舉辦至今超過30年,因各種原因提前終止賽事合約,雖然可惜但也是沒辦法的事,老舊的賽道經過不斷修整,路面承載著無數榮譽的重量,能夠維持到現在真的是很了不起的起源地。


 


而英國本身氣候潮濕,雖然這次賽程排在三月…但雨戰機率偏高的場地仍然不能掉以輕心。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技師換胎的速度能再俐落點,雨胎以及半雨胎的選擇能更果斷。」


因雨天減短了練習的時間,光一與團隊針對銀石賽道的環境進行分析,本身是以停機用機場改建而成的賽道單圈長度5.891公里,因寬廣的場地讓路段混合了許多彎道與直線,全程共52圈。


 


雖說日本的鈴鹿賽道根本上是參考銀石賽道,但對於性質相同的場地成績理當差不多的這句話光一是嗤之以鼻的,畢竟世上有各式各樣的可能性不是嗎?


 


「還有關於賽服過於沉重這件事情,我希望廠商那裡可以再做修改測試。」


將光一的要求一一記錄下來,F1特約記者青木在經過了多次的採訪請求總算如願以償,眼前的人是他一直崇拜著的Cool Beauty,因此他在穿著選擇上更是增加了與光一相襯的紅色領帶,同時也是Ferrari的經典代表色。


 


「辛苦了!光一桑!」


在會議結束後青木熱情的與光一打招呼,但對光一來說初次見面的人是不太可能會有多少互動,他只是點了點頭將帽緣壓得更低。


「我知道光一桑開會結束後應該累了,那麼原定計畫的採訪我就直接印成紙稿給光一桑!這裡您看一下問題…選擇想回答的再傳真給我就好!那麼希望光一桑這次的比賽能拔得頭籌!我青木會在日本守候著您凱旋歸來!」


將一疊厚厚的紙本往光一手上塞,雖然聽起來是為了他著想的貼心舉動,但在青木走後他稍微翻閱了一下後只覺得頭疼,小到喜歡吃的食物大到未來理想抱負,就不知道這到底是F1雜誌專欄還是堂本光一身家調查了。


 


接下來的行程是體能訓練,但在這之前他已經開始想念那早上才離開自己家的人了,除了奔馳在車道上的時間以外,叫做剛的男人幾乎佔據了他整個腦海,雖然身體很清楚這樣是不行的,大腦卻無法克制的出賣了他。


 


一整天沒有拿出手機,光一正在逼迫自己不要去點開監視系統,而就像得了禁斷症一樣,病情沒有緩和的趨勢反而愈發嚴重。


 


也因此他完全沒有注意到來自於剛的短信,直到點開來已經是晚上十點的時間了。


 


將壓力與疲勞一掃而空的短信裡夾帶著二張照片,一是幾隻眼睛都還沒張開的小奶狗們,二是剛捧著只有巴掌大的小狗放在臉頰旁的照片,估計又是不知道從哪裡撿回來或是被遺棄在宇宙人店門口的吧。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看他在餵奶狗,雖然是幫不知道怎麼照顧的客人收留,但最後好像還是輾轉讓其他人收養去了。


短信的最後一行還特別附註了要替小可憐們找一個能疼牠們的主人…光一二話不說便將只有狗狗的那張照片轉發給車隊群組。


 


『小狗,找主人。』


這還是高冷的車手第一次傳跟F1無關的事情在群組裡,點開的人估計現在都在懷疑他是不是被盜帳號了還是其他什麼事情。


 


光一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小動物,除了之前的雜誌訪談之外他隻字未提,也因此在這樣的反差之下女性車迷也越來越多,畢竟長得好看又有實力,身體素質各方面都在上乘,從以前到現在沒有任何緋聞也是讓大眾匪夷所思的地方。


他也很注重在這方面的自律,只是現在的他卻瘋狂的渴求著另外一個人,拿起電話第一次的…不是為了什麼其他事情,光一主動撥了電話給那個人,只是為了在臨睡前能聽見那像初夏風鈴般悅耳的清脆嗓音。


 


『光一?怎麼了嗎?』


接起電話的剛,聲音參雜著點鼻音,光一這才突然想起早睡的他可能已經躺在床上甚至是睡著了,這下本來興致勃勃的他馬上洩了氣吱唔了老半天說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


「不是…沒、沒什麼事情,謝謝你早上的燙…不對,是湯…」


連舌頭好像都離家出走了,光一對於這一緊張就容易吃螺絲的習慣實在沒辦法,但好在電話那端的人非常善解人意,語帶笑意的認真回應。


『不要客氣喔,早餐是人一整天最重要的活力來源,一定要好好吃飯。』


其實剛也沒有料想到光一會打電話給自己,也因此在幾乎快要睡著的時候鈴聲響起,直覺反應可能是這個男人,雖然在他發了短信後沒有收到任何回信,但對於可能是工作忙碌或是害羞的性情使然為前提下,剛也沒有太過在意。


 


「還有早上…很抱歉我睡著了,沒能載你回去。」


光一對於這件事情一直很在意,先撇開邋遢的樣子不說,只要想到剛一個人坐著計程車的身影他就愧疚不已,雖然他們目前並沒有在交往…但讓喜、喜歡的人這樣回家,可實在是一大敗筆。


『真的沒關係的,倒是光一或許是工作壓力太大,睡覺的時候眉宇間的皺紋好嚴重呢,如果想說的話我不介意當你分擔煩惱的聽眾喔。』


所以那並不是錯覺,在他睡著的時候一直感受到的安定確實是來自於剛…但他的煩惱來源也是剛,這要他該從何說起呢?


「我…下個星期就要去國外工作了,到時候Pan就再麻煩你了…晚安。」


意識到再說下去可能會不小心暴露什麼,光一主動的將話題提前打斷。


『小健跟泰山也會幫忙好好照顧Pan的,光一PAPA別那麼操心,』頓了一下剛繼續說道,『如果真的耿耿於懷的話,下次記得設定鬧鐘起床載我回家喔,晚安。』


 


掛斷了電話,光一的心又因這句話而開始騷動,忍不住胡思亂想了起來這該不會是主動邀約的暗示卻一方面又認為是自己想太多。


 


殊不知電話另一端的剛,用棉被將自己整個摀住,並且將臉貼在手機殼上試圖冷卻發燙的雙頰。



评论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