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愛情,叫做扣醬與剛君

Friends 03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KT,ABO


*医生K x 老师T


*就是一个俗套的谈恋爱的故事


1 2




Chapter 03


 


“那、请多指教。”


 


晚间,光一的房间里,刚老师在沙发椅上坐直,穿着小背心和短裤的夏季日常打扮,指尖偷偷抓着膝盖,偏白色的灯光下圆圆的脸表情如临大敌。


 


穿便装的长发医生脑袋后面梳着小辫,笑着微微叹口气。


“可以再放松一点。”


 


说起来容易……


刚忍不住开始挠鬓角。


都照着指示做深呼吸了,之前又没说要来你家里做治疗,突然就被带进卧室,怎么可能放松下来。


 


“只是聊聊而已。”


“嗯。”


眨眨眼点头,坐好等候医生发问。


 


“今天遇到什么有趣的事了吗?”


 


“咦?”


轻声疑问了一句,就猜到了也许是要帮他放松下来。


“唔,午餐的炸鸡块很好吃。”


果然紧急提问都会第一想到吃的。


 


光一发出低低的笑声,刚只好撇开眼睛摸刘海。


 


“今天haru怎么没来找你玩?”


“甲斐好像带他出去玩了,去游乐场。”


 


“你喜欢小孩子吗?每天都对着那么多小学生。”


“是很可爱没错……”


 


就这样进行着没什么目的性的对话,光一医生低低的语调让人情绪高不起来,而且常常用“哦哦”这种敷衍的声音来回应,对话题也不是很关注。


刚总觉得他的目标不在谈话上,心里生出轻微的烦闷。


 


“甜点的话,只要按照网上的步骤就……”


刚老师声音突然停滞,皱着眉停下来喘气。


“忽然有点热。”


 


光一眼神一动,悄然专注起来。


刚转头看向风口,空调一直在运转,呼一口气想要继续话题,可总觉得有说不出的奇异感让人难受。


 


“有点奇怪。”


不舒服地抓抓胸口。


 


“哪里?”


 


“不知道……”


 


刚皱着眉深深呼吸,光一却笑着松了口气,


“终——于感觉到了。”


 


现在卧室里Alpha信息素的浓度,差不多可以直接把一个Omega呛到当场发情,而这位刚老师只是状况外的“诶?”


 


大眼睛无辜又可爱。


 


“说不定你只是迟钝而已。”


Alpha翘起腿擅自得出结论,被瞪了一眼又把腿放下去。


 


“能分辨出来味道吗?放松一点感受的话。”


 


“为什么我非得感受你的信息素不可。”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在医生“试试看”的鼓励下乖乖照做了。


 


是草木的味道,朴素到和筋肉人大帅哥的外表一点都不相配。


意外的不讨厌。


 


“好像……在公园散步的味道。”


闭着眼,嘴角微微扬起。


 


医生欲言又止,是说对了没错,可被形容成这样也没什么可高兴的。


“老师你就没有高级一点的词汇了吗。”


 


虽然迟钝得严重,但总算有了方向。


 


“小时候你遇到过吗?学校运动会,或者体育课之后的更衣室。”


光一不知道回想起什么,表情有点纠结。


“气味很混杂。”


 


刚老师摇摇头。


 


光一在本子上记下两笔,忽然“啊”地喊出来。


眨巴几下眼睛没头没脑说了出来。


“那我是第一个?”


遭到刚老师丢靠垫攻击。


 


初次诊断结束,光一放好沙发垫,拉人去小阳台透气。


 


傍晚的天空上躺着橘粉色云团,像柑橘味的棉花糖,刚趴在栏杆上看天空,毛茸茸的鬓角配上侧脸的圆弧线,散发出小动物一样的观感。


 


“你说没和人交往过。”


光一看着他开口。


“但绝对被人告白过吧,为什么没有答应呢,说不定在交往中就渐渐治愈了。”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这是私事吧。”


刚警惕地看着笑着的光一。


“没有人告白我。”


 


“绝对有。”


 


“说了没有了。”


 


“因为你那么可爱——”


不小心说出了心里的话,吸一声鼻子假装没事发生的看云朵。


 


刚老师的脸刷的一下变成煮熟的章鱼。


“我回家了。”


小章鱼背起双肩包逃回了隔壁。


 


 


就这样,突然从陌生人变成了解信息素的关系,完全被动的。


对一般人来说也许不算什么,可是堂本刚无法坦然接受。


 


虽然不讨厌那个味道……


因为这层关系,连生活的心态都发生了变化。


 


教员办公室的窗台竟然有这么多盆栽,以前都没有意识到过。


那种叶子会散发出什么样的味道呢?下午开会,想着这样不着边际的问题走了神。


 


放学后和haru一起走回家,穿过公园时鼻尖嗅到的淡淡的草木味,明明只是普通的气味而已,却没办法不在意。


 


不知道是不是一天都在走神的缘故,脑袋也隐隐发晕。


 


都是那家伙的错。


 


回家经过光一家门口,刚小心快步走过,谁知道他会不会又突然冲出来。


 


“刚老师——”


 


果然。


 


“医生你是在埋伏我吗?”


积攒了一天的不满,刚老师语气没收住带出了点生气的意味,被凶的光一对着莫名生着气的圆圆脸眨眼睛,


 


“我、没有你电话。”


所以只能这样找你。


 


话说的十分委屈,刚一瞬间就没了底气,好像自己才是坏人。


 


换下鞋,踏进光一的公寓,刚因为上一次的经历而对周围充满了警惕。


 


“什么都没有。”


光一指指大开的窗户。


“你看。”


 


这才算安心了点。


 


家庭医生说今天的作业是「信息素控制」


 


“等一下。”


刚老师举起手。


“为什么我要听你的安排?”


 


“不是治疗吗?”


光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才不是这样。”


刚不断摸着刘海,眼睛也不看光一。


“我的预想是药物、检查之类的事情。”


 


“你想吃什么?强制发情药?那对你的病情没什么帮……”


被大眼睛老师瞪得没敢把玩笑说完,光一一抹鼻子。


“之前检查你也看到了,没有问题。总之目前只能试试看别的办法。”


 


“可是总和你在一起,很奇怪。”


说的声音很小,刘海被搓来搓去已经到了可怜的地步。


 


“那我们来定个目标。”


医生想了想。


“到你可以像其他Omega那样普通的进入发情期,就算结束。”


 


“我又没有交往的人,如果发…不就很可怜?”


 


“刚老师你小时候是不是没认真上保健课?”


脑后扎着小辫的医生反坐在椅子上,下巴靠着椅背忍笑。


“只要临时标记就可以解决。”


 


堂本刚没再说话,可看不满的样子就知道还是不妥协。


 


“只是因为爸爸担心而已。”


沉默半分钟后低着头说了这句话,总算是对这样的方式点了头。


 


◇◆◇


 


“有了吗?”


刚坐在沙发椅上,闭着眼睛问光一。


 


“完全没有。”


光一等得百无聊赖,换了好几个姿势,现在趴在床上撑着脑袋看他。


 


“我已经很努力了。”


 


“完——全没有Omega的味道。”


 


刚“呼”的一声泄气睁开眼。


“我不会。”


 


光一低笑着坐起来,凑到颈窝闻他的味道,被挡了回来。


 


“大家都这样吗?喜欢上谁的话就对别人散发信息素。”


刚老师问。


 


“唔,差不多是这样。”


 


“像动物一样。”


 


光一听了挑挑眉。


“我们本来就是动物。”


 


“很奇怪。”


刚整个人陷在沙发里,也许是这一整天都很别扭的关系,到了晚上连心中都感到疲倦。


 


“什么奇怪?”


 


“和别人的身体亲热,不会很奇怪吗,做那样的事情。”


 


不知道对方想到了什么,光一只好老实说出看法。


“因人而异吧,如果是喜欢的人不是很好吗?”


 


“以前在学校里,我也知道有各种各样的传言。”


刚说的很慢,不太愿意回想过去的事情。


“来告白的人也只是好奇我的身体是怎么样的而已,所以讨厌他们。”


 


现在说起来很容易,可光一多少能想象对一个孩子而言那种经历有多糟糕,这不是一句话就能安慰的事,所以沉默着预备听他说,没想到对方并没打算倾诉过去。


 


“如果以后我有了喜欢的人,完全不做也没有关系,见面就很开心了。”


带着有点开玩笑的意思朝光一微微笑。


 


“那对方忍耐得很辛苦吧,会变心的。”


 


煞风景的人遭到刚老师圆脸皱成一团的拳头攻击,拿来枕头防御,打闹中气氛好了很多,又一起聊天喝可乐,吃了便利店的便当,同时被酱汁辣到的两个人,跳着脚喝牛奶互相傻笑。


 


离开时光一送他到玄关。


也说不出具体的感觉,但是关系稍微拉近了一点点。


 


“今天谢谢你。”


 


“真的不给我电话?”


光一医生拿着手机晃一晃,刚笑容腼腆地接过来。


 


◇◆◇


 


午休时间,刚从教室回到办公室,趴在桌上对着观叶植物发呆,自从认识以来几乎每天都能见到面,熟悉了以后时间赶得上的话也常常一起吃晚饭,虽然只是聊聊天,但也已经习惯了。


 


昨晚没回来,今天也没看到他。


 


也可能是在医院加班,但总忍不住想是生病了也说不定,平时没听他提起过家人朋友,要是一个人生病的话有点凄惨吧。


 


作为关系不错的邻居,传一条mail好像也没什么。


可是对着手机删删减减,直到午休结束都没能决定内容。


结果,是从电视新闻看到医院接到了邻市的紧急求助,手术台的灯亮了一整夜。


 


刚下班后与haru到医院,刚好赶上光一武司和甲斐三个人从手术室出来,都是一身蓝色手术衣,染着星点血污,甲斐脸色不太好,武司一直问他是不是真的没关系,光一隔着一个人的距离冷眼看着他们,摘了手术帽揉成一团准备进更衣室,转身就见到了堂本刚。


 


“我送haru过来。”


刚指指奔向爸爸的小朋友。


 


和武司一家告别,刚坐上光一的高级轿车,有点担忧地系上安全带。


“真的不用我来?”


 


“坐好。”


医生气压超低的没再说话,引擎轰鸣一声开了出去。


 


原本就是一站电车都不到的距离,光一一口气飞驰到公寓楼下,刚直接被吓到说不出话,大口喘着气不可置信盯着忽然发疯的人,车座里只剩下慌张的喘息声。


 


对视半分钟,医生终于绷不住表情开始偷笑,很快就败下阵来大笑不止,被堂本刚喊着“你是笨蛋吗!”一路穷追猛打。


 


直到整个人横躺在沙发上还在笑,不停故意问“诶真吓到了?”的惹人讨厌,看到圆溜溜的脸好像真的生气了才住口。


 


“一起吃饭吧,我来做。”


 


生气的脸动摇地笑了下,看对方的脸还算诚恳的份上点了头。


 


两个人在厨房忙碌,光一悄悄侧眼看身边专心切番茄的人。


 


“这样可以吗?”刚转身给他看番茄块。


 


啊,对上了视线。


 


TBC


欢迎给我评论~(*^▽^*)

评论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