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愛情,叫做扣醬與剛君

Friends 04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KT,ABO


*医生K x 老师T


*就是一个俗套的谈恋爱的故事


1  2  3




Chapter 04


 


医院有个专供小朋友休息的角落,贴着花花绿绿的动物贴纸,做成圆形的塑料桌椅,看起来无害又活泼,haru就坐在其中一张蘑菇凳子上,背着小挎包,少见的很老实,两手抱着一颗橙子,与不远处护士台的姐姐可怜巴巴地对望。


 


因为实在太顽皮,用胶水恶作剧被病人投诉,武司气冲冲把他丢来这里还让护士看着。


 


从那里经过的长发大医生不经意瞥了一眼,看见是他又原路退回来,笑得像个大狐狸嘴里说着“哎呀呀”坐下来兴致很高地逗小朋友。


 


“又惹武司生气了?”


 


haru看到是他,不高兴地皱起眉毛。


在医院见过几次面,这个大人每次连玩指相扑都要赢他,每一次都赢,连tsuyo老师都说“你这么认真赢小孩子真是幼稚。”


刚老师说的一定对,所以这人被小孩子划进了“不欢迎”人群。


 


“怎么,tsuyo老师不在你就不理我了吗?”


 


结果,想装酷的小男生被一瓶可乐收买了,而且是矮矮胖胖的迷你装。


haru告诉光一,今天是要等爸爸和武司下班,一起去暑假露营,两天才回来。


 


幸福家庭生活啊。


在内心酸酸地念了一句,手上抓着haru的橙子,无意识间攥得紧了点,立刻就被haru抢回去,果然这个年纪的小孩子自我领地意识很强。


 


“要吃吗?”


光一看他那么喜欢那颗甜橙。


“我帮你。”


 


小Alpha摇摇头,鼻子贴在上面亲昵地嗅嗅。


“很好闻。”


用很低的声音和可乐盟友分享自己珍藏的秘密。


“tusyo老师也是这个味道。”


 


◇◆◇


 


堂本刚这里也放了暑假,在家里过了几天悠哉的日子,生活依然有规律,做清洁、泡花草茶、插花、画画,都是安静的兴趣。


 


不过光一却因为院长和甲斐医生双双请假带孩子出去玩而忙了起来,几天没能见到面,直到周末下班后,光一才有空敲响邻居家的门。


 


“喝啤酒吗?”刚洗完澡的大医生披散着头发,提起便利店袋子微微一笑。


 


“……哦。”


让人有点失望的,邻居看起来不太热情。


 


刚老师家里的空调温度和他人一样温柔,勉强维持在不出汗的程度,光一对着客厅风口仰着脖子吹风,一脸兴奋地说着“我喜欢开超低温!”这种六七岁小男孩一样的发言。


 


刚只是应了一声默默的在倒茶。


 


依旧没什么反应,光一有点泄气,这时候不是应该说“不要这么孩子气”之类的话来吐槽他吗?


 


刚今天戴了黑框镜,穿着日常的无袖背心和薄裤子,头发也不是很整齐,从光一的角度正面看他低头倒茶,圆滚滚又白白的脸上还有点小胡茬,完全就是居家的样子,以前从没见过。


 


毛茸茸的,想摸一摸。


 


“看什么?”


堂本刚突然抬头,两道视线撞在一起。


 


“没。”


继续仰头吹凉风,微微动一下脸颊确认刚才没露出太蠢的表情。


 


“我去把这些收起来,你自己坐。”


说完就包起餐桌上摊着的花草茶材料,分装进一个个透明小袋子,给它们封口的时候失败了好几次,虽然表情上完全看不出,但好像心里在为了什么而偷偷慌乱着。


 


抱着一堆材料穿过客厅走进厨房,打开木质柜子后如释重负的深深的吐了口气。


 


晚上一个人在研究花草茶的材料,闻着风干花叶的味道忽然就想起了那个人的信息素,脑袋里的念头很不讲道理的从“那个味道很喜欢”飘到了“想见面”上去。


 


下一秒居然真的见到了。


 


与其说开心,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想法反而更占了上风。


这个世界上也只知道他一个人的信息素,就这样而产生好感未免也太不公平了,会被当成笨蛋的。


 


再回到客厅的刚老师已经找回常态,说着“我只能喝一点点酒”坐下来和光一聊天,说着武司他们的事情,还有自己学生,光一能感受到他轻微的情绪变化,可是想不明白里面是什么,笑着倒啤酒给他,心里也没再纠结。


 


刚老师果然如自己所说,喝了一杯就脸红红的摇摇晃晃,第二杯换了乌龙茶也为时已晚,脸上的红从脖子蔓延到胸口,靠在光一肩上嘟囔着“让我靠着嘛”,光一只好把他扶去床上,再三确认睡着了才离开。


 


是甜橙味的,趁机确认了一下。


 


 


“咦?”


隔天早晨,在阳台浇花的刚老师看见了晨跑回来的大医生,小辫子,黑T恤,头上微微出汗,大帅哥。


 


“早安。”


大帅哥笑眯眯地仰头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


水壶里喷出的水雾穿过阳光,被照出一道小小的彩虹。


 


◇◆◇


 


“真的要做吗……?”


光一家里,刚老师满脸的不愿意,连耍赖的念头都有了。


 


“试试看。”


 


“我还没有准备。”


耍赖开始。


 


医生不为所动。


 


“很可怕啊。”


圆脸为难得皱成一团。


 


“最讨厌锻炼了。”


终于说出了实话。


 


一切都怪光一那天晨跑,忽然来兴致的刚老师说想和他一起,不出几米就暴露了平时完全不锻炼,所以被医生要求必须加大运动量,都不知道是不是耍人的。


 


也直到现在堂本刚才知道,邻居先生是个家里有哑铃平椅的人。


怪不得是筋肉人医生。


 


被压着做了几个「躺下去也不能放松肚子」的仰卧起坐,刚老师拿出就算马上翻脸也在所不惜的气氛才从他手上逃出来,脱力又不满地抱怨他“你自己练不就好了。”


 


就好像早就在等他说这句话,一身黑运动衣的Alpha医生献宝一样说着“你看吧”的做了Dragon Flag,虽然肩部隆起肌肉群很有看头,可那样的腰部力量被堂本刚看在眼里,一时间都不知道做什么评价好。


 


在Omega面前炫耀体力到底是什么意图?刚老师偷偷一个人红了耳朵。


偏偏对方还一脸天真的样子说着“对你的身体也好的哦”这样的话。


 


笨蛋吗。


 


“我先走了。”


 


“诶?”


光一脖子上搭着毛巾很突然。


 


“下午要去爸爸家。”


虽然有逃跑的因素,但不是骗人的,回家洗澡再午睡时间刚好足够,完全无视光一还想再说点话的表情,自顾自说着再见就回了隔壁。


 


脱掉衣服踏进淋浴间,脑子里还想着那个人的姿态,小声说他是怪力筋肉人,胸口泛出莫名的烦闷,气闷地拧开热水——


 


——“阿嘞?”


 


五分钟以后,在给自己准备午餐的光一又见到了刚老师,带着一只洗漱小包,委屈又可怜。


 


“可以借用一下浴室吗?”


 


◇◆◇


 


这种时候也太难熬了。


光一坐在客厅坐立难安,轻轻放下玻璃杯,根本没办法不在意,浴室里一直传出哗哗的水声。


 


赤足踩在水里,脚踝纤细的骨骼,圆润的肩头,颈部曲线,小腿再往上看一点点……


明明什么都没看到,大脑完全不受控制的已经想象出了一百多个画面。


 


等到堂本刚湿漉漉地裹着浴巾出来,光一只好庆幸,刚老师那方面生理很迟钝,就算房间里Alpha信息素暴增他也发现不了。


 


换好衣服,察觉到气氛怪怪的刚老师露出警惕的眼神。


“为什么你在紧张?”


 


“我没有。”


心虚的理直气壮。


“什么啊,初中以后Alpha和Omega的浴室就分开了,更衣室也是,我又没带Omega回来洗澡过,有点不习惯也正常吧。”


 


“你没有和Omega交往过吗?总是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


 


“你啊,以为信息素很容易控制吗?”


莫名遭到控诉的光一慌乱到口不择言。


“Omega很要命的,开始明明说好只是上床,做完就哭着要交往,没几天就开始计划结婚生孩子。”


 


说完看到Omega的表情意识到说错话了。


 


“真差劲。”


 


“我又没有错,互相自愿的。”


 


“那你现在不找Omega了?”


 


“唔Beta也不错。”


随口一说,看反应就知道又说了惹人讨厌的话。


“反正你没资格说我。”


索性破罐子破摔。


 


“什么意思?”


刚一问出口就懂了他的意思,是说他根本没和人做过。


 


“小~孩~子~”


 


果然最差劲了!


刚老师满脸通红的瞪他,又实在害羞,自己走开跑去打扫浴室。


 


一直到离开以前还有点生气。


“谢谢。”


偏着圆脑袋不看人。


 


“不开玩笑,最近感觉怎么样?”


 


不甘的抿抿嘴,脸上分明写着“为什么你认真起来我就要回答你?”的委屈,但还是乖乖回答了医生问话,


“没有什么特别的,最近偶尔会头晕。”


 


“那再看看…”


光一俯下身微微凑近,距离近到连堂本刚脖子上细小的绒毛都能看得清,像小动物一样非常非常的可爱。


 


毫无预警的,突然就变成了快要接吻的气氛。


 


刚老师像被定格似的僵在原地,就像午睡醒来发现被鬼压床那么大的冲击力,眼看着那张脸在眼前越来越大,前额生出痒痒的酥麻感,刚鬼使神差的缓缓闭上眼。


 


“啊——”


光一大叫着弹开。


 


刚被吓到全身都微微一震,像受了惊的小鹿无辜地眨眨眼睛。


 


“我刚才吃了蓝芝士。”


满脸的苦笑。


 


TBC




欢迎评论我~


(づ ̄3 ̄)づ╭❤~

评论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