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愛情,叫做扣醬與剛君

【KK/KT】《寡淡三部曲》(一)同学

醉猫与团子:

【短的,三篇儿完结】




(一)同学


堂本光一高二四班的班草,算得上是大家公认的帅哥。可坐在最后一排的他,却也是最没存在感的人之一。好在他对周围的环境有些迟钝,并不怎么在意这些五花八门的称号。每天上学,放学,似乎也是撒进人堆里找不出来的普通学生——除了那张过分好看的脸。


不过,光一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帅。他觉得大家都差不多,都长着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张嘴,只不过有的人这个零件大一点,那个零件小一点,可是连组合方式都大同小异,实在是没什么可惊叹的。


而在大家眼里,堂本光一也是不苟言笑的严肃学霸,多说一句就会怒而掀桌的热血男子——毕竟看他的朋友,那个叫什么长濑的,拿个吉他像背着砍刀;从吉他社出来,跟要完高利贷凯旋的老大一样。


可帅哥毕竟是帅哥,长濑那玉树临风的身高气质,一头飘逸的长发和玩得很溜的撩妹神器吉他,周围总是不缺少女同学的花痴和追捧。然而呢,他的世纪好兄弟堂本光一就没有这么人见人爱了。他永远都皱着眉头,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与别人说话的时候也仿佛隔着一座冰山,看到的尚且只是一角,内心可能早就拒人千里之外了。


——只有长濑知道,那家伙皱着眉头是因为近视眼看不清黑板上的字,冷冰冰的面瘫脸是因为前一天打游戏熬太晚……


“春游?山里?”光一坐在凳子上无意识抖着腿,“高二了还搞这种小学生似的活动,是不是还要喊口号啊?”


听得出兄弟语气中的不满,深知光一“能在家就不出门”的宅属性,生怕他打退堂鼓的长濑也只能使出自己的十八班技艺让他一起参加了。


“春游啊!不用看书,还可以正大光明地约会啊kochan!!”长濑两眼放光,好像已经想到要和谁约会了。


光一只是很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滚边儿去,我对约会没兴趣。”


长濑识相地躲开,讪笑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咱班来一新同学,说要这次春游跟大家见面。”


“哦。”对班级事项一向不闻不问的光一随口答应着。


 


到了春游这天,光一例行坐在了大巴车的最后一排。长濑已经在前面的女生堆里聊得热火朝天,光一也就懒得搭理他那重色轻友的哥们儿,直接一个人溜到最后的角落里。本来以为全班29个人,也许他还能单独占两个位子。正当他把帽檐拉低准备补个觉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班主任穿透力极强的声音,“哎,堂本君,让这位堂本君坐你旁边!”


“嗯?”光一眯着眼睛看到一个影子靠近他,干脆利落地鞠了个躬。


“你好!我叫堂本剛!请多关照!”


“哦……”光一被这个人的热情吓了一跳,原本有些懒散的姿势忍不住变得有些拘谨,声音也弱气了好多,“请坐……”


名叫堂本剛的那位少年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从巨大的背包里翻了一会儿,掏出一个热气腾腾的玉米,在光一难以置信的眼神中递了过去。


“吃!”


“你你你……为什么会带着这种东西!”光一被魔术一般拿出来的热玉米吓了一跳,有些结巴地问道。


“唉都是我老妈……非要给我带这个……我带了两个,一起吃吧。”接着堂本剛又掏出一个一般大的玉米。


光一愣愣地接过来,看了一眼已经吃起来的堂本剛,也跟着开始啃。


玉米很甜,让没吃早饭有点蔫的光一瞬间觉得清醒了不少。不知不觉间一整个玉米啃得差不多了。


“你也叫堂本?”堂本剛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啃得干干净净的玉米芯儿,嘴里还没咽下去的玉米让他的话听起来含糊不清,“唔叫堂本剛。”


“堂本光一。”光一小声说道。


“嘿嘿,”堂本剛笑起来可以露出小虎牙,眼睛似乎也要比别人亮一点,光一看了一眼就下意识躲开了。


“光一君别动。”剛盯着光一的脸看了一会,突然凑近,伸手轻轻抚过光一的脸,“脸上沾到玉米粒了。”


光一僵在原地过了很久,觉得自己脊背都要疼了。被堂本剛碰过的皮肤甚至有些发麻。


他偷偷地瞄了一眼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些什么的剛,从侧面观察着他。他对剛的长相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从来没觉得一个人还能长得这么好看,好看得让他想一直盯着,看完一眼忍不住再看——


同样都是眼睛,堂本剛的眼睛为什么比别人要亮,还带着一股湿润的水汽;同样都是嘴巴,可剛为什么嘴唇看上去那么软,微翘起来的角度还有些可爱;同样都在说话,可剛的声音就是比别人的好听,没有那么吵,还像有点甜又不腻的草莓大福。


光一就这么看了好久,直到自己发觉有些过火,赶紧扭过了头。


等他心不在焉地看了好久窗外千篇一律的风景,小心翼翼回过头来,发现剛紧闭着嘴巴,直挺挺地坐在座位上。


“你不舒服吗?”看到剛有些苍白的脸色,他突然担心起来。


然而剛只是保持着那个僵硬的姿势摇了摇头。


“你是不是病了?”光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剛那个很显然是有些不对劲的样子,感觉自己语言中枢都死机了,甚至想钻进那个脑瓜里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终于,在光一有一搭没一搭的询问和剛依旧不变的状态里,目的地到了。堂本剛顾不上丢在座位上的包,在车还没停稳的时候拼命挤过昏昏欲睡的大家,冲下了车。


光一顺手抄起两人的包追了过去。等他看到剛已经吐完,撑在树上的手还在发抖的时候,才明白刚才他那个难受又不肯说的表情是因为什么。


光一跑过去拍着他的背,“你晕车干嘛还要坐在最后啊……”


谈不上埋怨,可剛还是抬起头,从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对不起……”


“没,谁让你道歉了!”光一有些气急败坏地掏出水杯塞进剛手里,“漱口。”


跟妹子聊了一路又睡了好一会的长濑,一下车正好看到剛拿着光一那个骚气的轮胎造型的水杯漱口。


想起上次自己用这杯子喝了一小口水,就被踹了一脚的事儿,长濑伸了一半的懒腰顿住了,两只手依然保持着傻傻地伸向天空的姿势。


这不公平!长濑委屈地想道。


春游的流程大同小异,因为座位的原因,光一和剛就自动成为了一组。可能是来的路上太颠簸,剛一直有些兴致缺缺的样子,吃饭的时候也只是默默坐在座位上看着大家聊天。光一一直跟在他身边,却也不知说什么好。


“我带了便当,一起吃吧,”光一小声说道,两个人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来。剛舒了口气,吃着光一递给他的饭团。看到剛紧锁的眉头慢慢展开,脸上也有了笑容,光一才放下心来。


“对不起,我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剛的声音很小,光一凑近了才听清。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剛身上似乎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像是洗涤剂,又带了一点淡淡的感觉飘过来,竟然让他想起了出生不久的小孩子泛着奶味的香甜。


“我也不喜欢,”光一不以为意地说道,“不用强迫自己,剛君怎么喜欢怎么来就行。”


看似满不在乎的态度却渐渐让剛平静下来。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饭团,觉得这样可以坐久一点。


回去之前,光一把座位换到了最前面。一路上看着剛变得轻松的表情,他也跟着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糟了,这一路春游,好像只顾得上看剛了……光一心里忽然有些慌。


……


“堂本光一,我喊了你五分钟了你没耳朵的吗?”长濑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手指“当当当”敲着光一的桌子。


光一像根软面条似的晃悠悠地从瘫坐状态变为正坐,却马上没力气地向前倒去,额头“噔”地磕在桌子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听着都疼。长濑试图用语言的力量劝说一下自己的好兄弟,无奈觉得自己脑回路过于单纯,词汇量过于匮乏,张了张嘴,又识趣地闭上了。


自从堂本剛因为父母临时调动工作,转来不到一周又转走以后,堂本光一就一直这个样子。


“我要坏掉了……”光一有气无力地歪过脸,一脸死相地看着长濑智也。


……长濑发誓,只在偷看姐姐的小黄书里看到过这句话!他一个激灵,不知道哪儿蹦出一句话:


“你也看过那个?”他煞有介事地凑上来,对光一说道。


“什么?”找回理智的光一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朋友有点猥琐又神叨的表情,“看什么啊?”


“我说……又不是以后都见不着了,”长濑挠破脑袋都想不通,平时对谁都一副寡淡的光一怎么这会儿变得要死要活浑身难受了。


“你说他现在在哪儿呢,有没有晕车啊……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听着光一毫无逻辑的唠叨,长濑忽然觉得自己聪明了一下——


“我说,姓堂本的,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啊?”


光一瞬间红了耳朵,脑袋埋进胳膊,结结实实地趴在桌子上,恶狠狠地憋出一个词——


“滚蛋!”


——TBC——





评论

热度(104)

  1. 有一種愛情,叫做扣醬與剛君醉猫与团子 转载了此文字